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主页 > 技术支持 >
而就在猪舍不远处
* 来源 :http://www.bblovely.com.cn * 发表时间 : 2018-07-16 03:40 * 浏览 :

随着时代的发展,为保证市区饮用水安全,部分养殖户不得不搬离、关闭养殖场。该如何最大化的保证这些养殖户的经济利益损失最小化?据李良介绍,对于积极主动配合搬迁、关停的养殖户,福山区政府拨付专项补助资金予以补贴,并且鼓励养殖户以福山区特产大樱桃作为农业增值点,积极引导养殖户转型、复垦。

大部分关闭养殖场的农户选择了转型种植其他经济作物,或者干脆改行从事其他行业。而小部分选择搬迁养殖场的养殖户们,也利用此次搬迁的机会,学习养殖新模式,开启生态养殖的道路。

据悉,门楼水库周围养殖场频现有一定的历史渊源。“1958年,门楼水库动工兴建,当时是用于农业灌溉用水。”福山区副区长李良介绍,当时为兴建水库,库区人民已经做出了巨大贡献。不仅需要搬离世代久居的住所,更因为修建水库失去了可耕种的良田。1981年,门楼水库作为饮用水源地水库进行保护,1990年,门楼水库进行扩容,35个库区村的2万多居民又做出了二次贡献。有数据统计,库区中,人均耕田数最少的仅有0.2亩地。

杨永泉说,养猪场占地600多平方米,从2008年开始,先后投资有五六十万元。猪场存栏数达500头左右,在行情最好的年头,一年靠着养猪的纯利润能达到二三十万元。

“水库属于开放式管理,多年来,周围居民的生活方式难以改变。”据门楼水库管理局的负责人介绍,例如,在河边洗衣服、钓鱼的现象时有发生,这都与多年来的生活习惯有关。

据东厅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王卿炜介绍,这处养猪场建于2001年砖混结构。由于猪场紧靠水库边上,平时的污水都是直排入库污染严重。而这家养殖户在彻底关闭猪场后,考虑在剩下的3排猪舍里养殖蘑菇。

关闭养猪场,对于杨永泉来说多少有些舍不得。但他也知道,猪场距离门楼水库不过200米的距离,平时养猪的污水都渗入地下或流到水库里,肯定会对水质造成一定污染。“现在政府号召要治理水源地污染,我们也得配合,毕竟环保法有规定,我们不能违法,也算是多少为全市人民喝水做一点贡献吧。”身穿一身蓝布工装的杨永泉用着朴实的话语和记者交谈着。

而搬迁养殖场的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曾经是福山区库区人民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的养殖场将被关停或搬迁,库区人民为保护饮用水源地的功劳我们不能忘记。

据介绍,截止目前,门楼水库区域500米范围内,涉及东厅、张格庄、门楼、高疃共4个镇街,合计共98家禽畜养殖场,截止目前已经搬迁、关停过半。

同时,部分业内人士提出建议,烟台市在拥有立法权之后,要对门楼水库水源地进行立法管理。例如,对在水源地内洗衣服、钓鱼等行为依法进行处理,加大管理力度。以立法的形式确定市民对保护水源地的义务。

据悉,东厅街道办事处管辖范围内,共有49家养殖场处于门楼水库500米周边,也是福山区内养殖场最多的镇街。王卿炜说,在动员养殖户搬迁、关停养殖场的同时,他们也在积极引导养殖户转型其他行业,例如种植大樱桃,进行农田复垦等等。

而今年随着相应补贴政策、新猪场的选址一一落实,刘文龙介绍,该处养猪场将于今年年底前全部搬迁至望远于村的新建养猪场。由于新建猪场采用生态养殖技术,也将告别以往养猪场内环境脏乱差、气味腥臭的时代。

在东厅宅院村村民张增山的养猪场内,部分猪舍已经是一片瓦砾,而剩下的三排猪舍内仍时时传出犬吠声,但里面的养猪设施也被铲平。

农民失去土地,该如何保证库区人的日常生计?于是,在当时的背景下,周围几个镇街的库区人搞起了畜禽养殖。有调查统计,九成以上的养殖户属于当地的库区农民。经过多年的发展,有的养殖场已经颇具规模,多达几万平方米。

而即将搬迁到此的,就是原来位于福山区珠岩桥南侧一处大规模养猪场。在2014年的环保世纪行中,采访团一行到达该处养殖场时,被当时脏乱差的环境所震惊。当时场内存栏猪5000余头,而该养猪场距离夹河仅50米左右。当时,该养猪场内仅有一个简单的沉淀池将养殖污水进行简单处理,便经渗透直接流入了不远处的夹河内。当时,据该处养殖场唐经理介绍,因为当时寻找搬迁地点还没有着落,加上搬迁费用问题,所以迟迟没有搬迁动作。

在回里镇旺远于村的一处山头上,新建了一处百余亩地大小的新猪场,一排排新建的猪舍正在等待工人安装养猪设备。而就在猪舍不远处,就是已经安装好的沼气处理池。

据介绍,今年,福山区正在规划建设环门楼水库重点区域视频监控系统,在水库周边主要乡村出入口、桥梁、水库大坝等部位安装数字高清监控设备,在门楼水库水上派出所建设高清视频监控中心,实现对水库大坝及周边区域全天候智能监控,并与“天网工程”整合,有效提升门楼水库安全防范能力。去年8月份,福山区公安局还专门成立了水上派出所,负责水库的日常巡逻工作。

5月20日,在福山区东厅街道山北头村的一处废弃养猪场外,村民杨永泉看着自己经营多年的养猪场已经废弃,心中多少有些心酸。今年52岁的杨永泉,于今年4月底关闭了自家的猪场,猪场内的猪舍都已经被推平,猪场大门被铁锁紧紧锁住。

环保世纪行活动中,记者了解到,近年来,我市加大了对畜禽养殖业污染的集中整治。为彻底解决水源地周围养殖场污染问题,定于今年6月份之前,关闭、搬迁门楼水库周围500米范围内98家禽畜养殖场。

养殖场纷纷关闭,那么依靠禽畜养殖维持生计多年的养殖户们如何维持生计?

在采访中发现,除了禽畜养殖对于水源地造成的极大污染外,还有一些不文明的行为时刻影响着门楼水库水源地水质。

“这里距离门楼水源地3000米以外,符合开办养殖场的选址标准。”福山区环保局局长刘文龙说,养猪场是按照新标准建设,沼气处理池集中处理了动物粪便不任意排放,对环境污染没有影响。

近日,记者跟随“2015年环保世纪行”一行,重点采访福山区门楼水库区域禽畜养殖场搬迁改造情况。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门楼水库周边500米范围内存在98家禽畜养殖场,已有过半进行搬迁、关停,养殖户纷纷转型或种植大樱桃,发展生态养殖。

杨永泉告诉记者,虽说猪场关闭了他也闲不着。“家里还有点樱桃地,现在正是樱桃出产的时候,也非常忙活。”

2014年环保世纪行,报社刊登文章反映水库周边因禽畜养殖造成的水源地污染令人堪忧。时隔9个月,水源地内养殖场搬迁进展情况如何?养殖户搬迁有何困难?